黑龍江延壽縣看守所脫逃人員之一的李海偉落網。新華社發
  9月3日,哈爾濱市延壽縣延壽鎮班石村,一位特警在玉米地里勘查被盜後又丟棄的摩托車。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玉山村支部委員會第一個按住逃犯李海偉的村民袁志超展示李海偉被抓獲時身上帶的東西:短褲、水瓶、土豆玉米等糧食。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新京報綜合報道 記者從哈爾濱市公安局獲悉,昨日20時15分左右,黑龍江延壽縣看守所三名脫逃人員之一李海偉在延壽縣玉山村黃家屯附近被抓獲。9月2日4時40分許,延壽縣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員殺害一名看守所民警後,搶走一部手機及衣物後脫逃,他們沒有攜帶槍支。
   據新京報記者查找,李海偉被擒的地點黃家屯位於看守所所在的延壽縣城東北方,直線距離約為11公里。
  今天零點50分,哈爾濱警方官微“平安哈爾濱”發消息,在延壽縣青川鄉新勝村擒獲了另一名逃犯王大民。
  此外,今天凌晨玉山村村支書張邦明對新京報記者透露,目前另一名在逃人員高玉倫也在玉山村以北的金河村被髮現了行蹤。當地警方正在全力搜捕中。
  此前,該三人被公安部列為A級逃犯,凡提供重要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任何一人的群眾,將獲得15萬元獎勵。黑龍江警方要求省內各地公安機關立即部署查緝工作,發現犯罪嫌疑人即予拘捕。
  目前,哈爾濱市公安局1.5萬名警力全警參戰。9月2日中午,記者在哈爾濱市城區、出城口、尚志市入城口、延壽縣與尚志市交界處等地,看到大批巡特警、武警全副武裝,持槍盤查過往車輛,緝捕嫌疑人。
  同時,警方調集警用直升機趕到延壽縣協助搜捕。昨日中午,記者在延壽縣體育場看到,一有“哈爾濱公安”標誌的直升機在操場草坪上待命。據悉,警用直升機上將搭乘兩名特警指揮人員實施空中搜捕。據瞭解,此次執行任務的直升機型為ASB350B2,機上配有高清望遠鏡、搜索燈、高音喇叭及索降機等設備,能看清距離空中50米地面上的物體。
  ■ 抓捕現場

  20村民圍追制服李海偉
  昨晚8時左右,玉山村村民張邦輝在村裡看到了李海偉。李海偉在村道東側路燈下走著,渾身濕透。他從延壽縣看守所逃跑已有近40個小時,向東北走了約10來公里。再走10公里,就是他家奎興村高家屯。
  李海偉一手拎著一個蛇皮袋,肩上挎著一個軍綠色的挎包。蛇皮袋里有一公斤沾滿泥土的花生,挎包里有一袋土豆、一袋核桃、20多個青椒、4根玉米,以及一隻裝著一小口水的1.5升飲料瓶。核桃和玉米都已烤熟,其中一根玉米啃了一半。
  張邦輝跟在李海偉身後,保持4米的距離,據他觀察,李當時“並不慌張”。張掏出手機給哥哥張邦明(玉山村的村支部書記)打了簡短的電話。“你快出來一下。”
  隨後,張邦輝“哎”地大聲向李海偉喊了一聲,李回頭看了一眼,加快步伐,把張邦輝甩開30米,向西拐入一條小道,開始奔跑起來。
  張邦輝見狀大喊:“抓住他!”這時張邦明已經帶著村民趕到了李海偉奔跑方向的三岔口。
  村莊的寧靜被打破,村民從各個房間涌出,有遲疑站在原地愣住的,更多的人加入了追趕隊伍。玉山村貼滿逃犯的照片,逃犯去向與巨額懸賞已成為村民最熟悉與關心的話題。
  追在李海偉身後的村民近20名。一位大姐告訴新京報記者,三岔口附近一家商店出來了10個人,其中包括一桌打麻將的,“他們連麻將桌上的錢都沒來得及收拾!”
  李海偉向西跑了100餘米後,速度下降。第一個撲上去的是村民袁志超。“他掙扎了十多秒”,袁志超回憶。隨後村民一擁而上,將李制服。
  加入追趕隊伍的另一個村民回憶,李海偉被攆上後破口大罵,“X你X跟我動刀,我弄死你。放開我。”
  張邦明說,此時離他弟弟打電話向他報告僅過去了四五分鐘。村民揍了李海偉幾下後,4個民警趕到,將李押送至百餘米外的村黨支部。在那裡,李海偉被持槍特警重重圍住的照片被拍攝了下來。
  隨後,李海偉被帶上一支由8輛警車組成的車隊,在9點30分被押回延壽縣看守所監區,那裡恰好是他此次逃跑的起點。
  ■ 相關新聞

  看守所附近村民摩托被盜
  昨日凌晨3時20分,延壽縣班石村祖永屯的村民陳寶金起床,發現院子的大門開了一條一米多的縫,院里的摩托車不見了。
  陳寶金和妻子鄭淑蘭於頭晚10點睡覺,摩托車還在院子里。摩托車是陳寶金8年前花6000元買的,紅色,鑰匙在車上沒拔下來。
  班石村祖永屯位於發生脫逃案的看守所西北15公里處,位於高玉倫被髮現行蹤的金川鄉新勝村東北方4公里處。據監控錄像,9月2日凌晨,三名逃犯逃出監區後往西竄入玉米地。
  “車不好使,已經半年沒騎了,”鄭淑蘭想來後怕,“摩托車丟了不打緊,他們要進屋來就嚇人了。”
  3時40分,陳寶金在屯附近找了一圈未果後撥打110報案。凌晨4點,警察趕到祖永屯勘查。
  11時,村民發現摩托車被廢棄在陳寶金家往東50米處的延青路路北,斜倒在玉米地里。延青路路南是水稻田,路北是玉米地,約有一人多高。水稻田和玉米地之外是綿延的林地。
  “今早下大雨,也沒人出來溜達,所以發現得晚。”班石村一村民介紹。
  12時,特警趕到現場勘查,摩托車車把被特警套上了塑料袋。
  13時,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摩托車所在的玉米地較公路地勢低,能看到草叢倒伏的痕跡。現場一名特警分析,從草叢順著摩托方向倒伏的痕跡來看,摩托應該沒打著火,否則草叢會因輪胎的旋轉而向相反方向留下車轍痕跡。 本版採寫/新京報首席記者 曾鳴
  ■ 追問

  看守所為何“失守”?
  看守所應該戒備森嚴、關卡重重,嫌犯如何打開監舍、如何打開手銬腳鐐逃脫?
  1 “越獄”時其他警察在哪?
  據警方內部人士介紹,在押人員從看守所出去,需要經過幾道關卡。
  一個監區分為若干個監舍。監舍門需要民警打開,出了監舍門,還有一道門,有民警值守(一般為兩人)。再往外走是監區大門。出了監區大門,就進入工作區,這裡有武警值守。
  《看守所執法細則》規定,夜間無特殊情況,不得打開監舍,一般也不會提訊嫌疑人。“如遇緊急情況必須打開監室門或者進入監室的,必須有兩名以上民警進入,並經帶班所領導批准,通知駐所武警中隊”。
  山東省一看守所負責人指出,從公開案情來看,三名在押人員是殺死一名監管民警後逃走,“按規定,看守所實行24小時值班制度,不允許一個巡視民警值班,必須確保每個區域必須有兩名以上民警值班。”那事發時,其他民警在哪裡?據新華社
  2 逃犯身上警服從哪來?
  三名在押人員出逃時,身上都穿有警服。王大民著深藍色警用春秋常服(二級警督警銜,無其他標誌)、高玉倫著淺藍色長袖警襯(無警銜和其他標誌)和李海偉著淺藍色短袖警襯(警號025125,無警銜和其他標誌),下身都著深色長褲。
  長期從事監所管理研究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介紹,按規定,監所內要有24小時的巡查和監控,還要進行交叉檢查;進出監所大門都有武警哨兵,出入監所不能只看制服,必須查驗證件,此次案件在這個環節上有疑問。
  另外,他們如何得到的警服也是焦點之一。據新華社
  又訊 “按硬性規定,凌晨4點40分前後絕對不會審訊犯人,但是獄警會在監區巡視。”程雷對新京報記者說,獄警和犯人隔著門,通常不會有人身接觸。不過,在押人員有可能謊稱監室里有緊急情況,從而獲得接觸獄警的機會。
  “如果監控沒落實,那麼犯人從獄警身上拿到開門鑰匙,並逃出分監區,並不困難。”程雷稱。
  3 死囚戴鐐銬?如何被打開
  三名在押人員都屬重刑犯,王大民涉嫌故意傷害致死未判決;高玉倫犯故意殺人罪已判死刑,正在覆核期間;李海偉涉嫌故意殺人,尚未判決。
  程雷說,看守所對重刑犯的管理等級會比較高,“監視上較重視,巡查頻率也較高”。
  看守所條例規定,看守所實行24小時值班制度;對已被判處死刑、尚未執行的犯人,必須加戴戒具。
  雲南凌雲律師事務所趙興祥介紹,死刑犯屬於重刑犯,一般要戴手銬腳鐐,戴手銬腳鐐增加了脫逃的難度。一個監舍中一般關押若干人員,重刑犯脫逃,需要打開手銬腳鐐,這一過程,會有人知道。而且,死刑覆核期間的在押人員,晝夜有人盯防。據新華社
  又訊 但新京報記者瞭解到,根據公安部頒佈的《關於看守所使用戒具問題的通知》顯示,戒具只能用於制止和消除人犯實施暴力、脫逃、自殺和破壞監管秩序的行為,對於經法院一審判處死刑的,或二審維持原判等待覆核的以及有明顯跡象表明可能行凶、暴動、脫逃、自殺的,或已發生這類行為需要防止其繼續實施這類行為的,可以使用戒具。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對新京報記者說,死刑犯也不一定要戴,需要逐人判斷,評估風險再作考慮。
  4 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記者在延壽縣公安局提供的視頻截圖上看到,從4時44分27秒到4時45分20秒,三名在押人員分別從監區的大鐵門出來,向監區外走去。
  北京市公安局一位民警指出,“一般看守所,僅監區外圍就有幾道門,而且每次只能打開一道門,其餘的大門必須等這道門關閉後才能逐一打開。”這位民警說,在一些看守所里,監室大門被設計成“AB門”,即兩道大門只能按先後順序打開,不能同時開啟,有的看守所監室大門除了有鐵鎖外,還配備了電子鎖,也必須按順序打開,一旦有人破壞將立即報警。
  他同時指出,大部分看守所監區和民警工作區是隔離的,之間還有開闊地,從監區出入的人員全部暴露在執勤的武警視野里。
  山東省一看守所負責人認為,在押人員脫逃肯定是管理上出了問題,而且不是一個環節出問題,是若干環節都出現了問題。
  延壽縣看守所脫逃案是一起罕見個例,但程雷說,從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看,此次脫逃事故難逃違反監管工作規定的嫌疑。
  一位監所管理專家分析指出,成功的越獄脫逃事件,擊穿的都不是監獄高牆,而是人性弱點。“該案犯罪嫌疑人將作案時間挑選在凌晨四五點,這時人一般會精神鬆懈。另外,越獄者多是亡命之徒,看守所對越獄者的心理、準備和動態都沒有掌握。”
  受訪專家表示,此次案件尚需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和披露,但排查漏洞、加強監所管理是當務之急。據新華社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楊鋒 實習生 鐘煜豪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wedding

ab00abod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